周璇月圆花好.jpg

大上海的繁华与苍凉,如张爱笔下的城与人,情与境。

爱极了那低低哑哑百转千回的声线。她自是姿态万芳地唱着,我也就为之动容地听着。

她音这样细,婉约如斯,她一开嗓,她的音乐一亮,便可使你完全遁入至一种自失的状态中。

你仿似又回到了大上海那个时代,那个浮华如荼靡的时代,而它的投影,却尽是转身后的落寞。

三三两两的人相拥跳着舞,歌女在台上歌着扭着,又或是不知从何而来的异乡人.

寂寞又怀旧,翻出落满了灰的老唱机,一帧黑胶就足以令自己重置身于那个曾经喧嚣繁盛的幻境之中。

幸福是场盛大的幻觉,那些优雅的唱段,足以环绕着托起每个关于往昔的幸福。那些忆记中镶着金边的云,那些由于年岁已久早已黯沉发黄的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