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光宝盒.jpg


虽然在《越光宝盒》里的镜头只有短短的几秒钟,但紫霞仙子的出场还是让我兴奋异常。因为对于这样一部延续《大话西游》精神的电影来说,没有紫霞和至尊宝是不完整的,哪怕这个至尊宝的样貌猥琐的像李力持一样。


直到很多年后,我依然会有万千种的假设去解释至尊宝带上紧箍的时候是无奈的,三颗痔的羁绊总是让我有种怨恨命运捉弄的不适感,最终当一切结束的时候,不曾想到十六年只为了跨越一个字的距离,一个字也如此的千难万难,蜕去了当初她对欺骗的执念,只是为来换一句我们都是傻瓜吗?那何苦追逐多年才搁下这个梦呢,那也只是为了一个字而已,到底一生所爱还是需要那把锋利的西洋刀去切断夕阳下的记忆余晖;我愿意也只应该诞生在没有慌言的童话里,就像湛蓝的天空没有乌云盖.


十六年前,朱茵和周星星以及他们之间戏里戏外的那段亦真亦假的爱情早已成为无数影迷心中和口中反复念叨的经典。十六年后再演紫霞,朱茵坦言:“好像我是在做梦一样。”而我亦是在发梦,看着眼前这个倾国倾城的不老容颜,甚至激动的连眼睛都舍不得多眨一下。十六年的岁月并没有在朱茵的身上留下多少痕迹,她依然可以天真的像个小姑娘一样跟我大谈她的爱情理想。四十岁的年纪,三十岁的容颜,二十岁的天真,这便是朱茵又或者紫霞给我留下的最深印象。 


于是我们回到最初的话题,看电影亦不过是生活的一个部分,电影是艺术,担不是你的艺术。电影拍给普罗大众的并让大家接受,这时电影的初衷。电影不是你装逼的利器,你可以找更多冷门的艺术,我觉得超级写实主义绘画这样的工作应该能适合你。我们被这部烂片感动,因为这部烂片带我们回到了过去,带我们回到那个纯粹的夏天。这就够了。


 从前我们笑着哭,现在却没法哭着笑。 我猜中了开头,也猜到了电影的结局,只可惜,从前他可以让我们笑着哭,现在他却没法让我们哭着笑。一样的黄沙,一样的古城墙,一样的痴情男女,一样的武士和倩影。不一样的是,这次是女要走,男挽留。玫瑰说,其实,这不关剑的事,关键是我已经不相信缘分了。每个女人都会在伤害中成长,用流逝的青春换取成熟。玫瑰很幸运,她埋在自己男人心中的那颗种子终于生了根发了芽,长成了可以背负她爱情的参天大树。古城墙上,男人说出了爱的宣言;伊人在怀,可惜至尊宝却已然不再。
 


当我们看到那个当年的城楼,我们还能找到最初的感动吗?而这最初的感动,又要找寻多少年?所幸的是,这样的电影,我们开头就能猜到结尾。清一色在城楼上死死抱住孙俪,因为已经当失去之后,亦知怎样使最初的美好。片中有一句台词,因为女人的心碎了,还怎么还?到这里我潸然泪下。孙俪的心,隔了500年后,他重新给了她的心。但是银幕上的爱情,总是奇幻如至尊宝,恢弘如卡萨布兰卡。我们生活中的爱情,又有多少能像这样?那些女人,她们的心碎了,要多少年能够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