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第一遍听这首歌时,我并未觉得它好听,甚至生出几分诧异:怎么会有这么怪异的歌曲,歌词似是悲伤的,曲风却是欢快的,阿梅妩媚妖娆风情万种地走在台上,唱出来却不着一丝感情。   

字字句句都很工整,似在叙事又似抒情。每一句提出来都很有味道。

“早知原是梦,不作醒来人”,洗尽人间铅华,当这浅吟低唱、低回婉转的旋律响起的时候,散落的也许就是这“隔墙花影动,疑是玉人来”的情绪。

梅艳芳缓而低的招牌嗓音:“同是过路,同做过梦,本应是一对......”,起承转合都是四两拨千斤,收放一笑间。记忆中也只有当年的徐小凤有此气概,敢唱得来高低音一个味儿,是那种重剑无锋、大巧不工的技巧。

罗大佑的曲子,梅姐的声音,林夕的词,注定经典。所谓故人,只是回忆。

似是故人来1.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