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末的浮云.jpg

通宵了,因为一个很小却很必须的理由。通宵过后,突然有很多话想写,虽然和通宵没什么关系,但我却极想在自己体力不支仓皇倒下之前把这些话写下来。除了深夜,很少会真正静下来,等车的时候、工作的时候、吃饭的时候、洗澡的时候、蹲马桶的时候。。。面对的不是电脑就是手机。在这个年代,电脑和手机成了我不离不弃的朋友,当然幸好今天星哥也在,在帮我做东西,星哥也是我为数不多的朋友中最铁的一位。做IT的,交际圈都很小,认识的朋友基本就是同事,而关系不错的同事就更少了,星哥,欣哥等,都集中于技术。我们在一个圈子里更多感受到的是同命相怜,因为有时隐约觉得他们都在把我们当作机器,我们的价值也远没有想象中那么高,也感觉到这个环境变了,不再是当时充满激情的团队,也许是物是人非,时过境迁。

最爱苏东坡一句词,“来如春梦几多时,去似朝云无觅处”。这是一首情诗,但是初次看的时候感觉像是在讲哲学,在说禅语,字字字是禅;来时无迹去无踪,来与去时事一同;  何须更问浮生事,只此浮生是梦中。

虽然发生了很多事,虽然一言难尽,但最后都波澜不惊地度过了。在经过一番折腾之后,我发现我又成熟了那么一丁点儿,至少我忍住了没向身边的人倾诉。过去那种遇上一点小事儿就到处捞救命稻草的陋习,已经逐渐被各种自我克制和反省彻底镇压下去。于是乎,这一边看似波平如镜风光旖旎,那一边却早已“轻舟已过万重山”了。

无论如何,在2010年的尾巴上,我看到了朋友们过得都还算顺遂,父亲的身体偶有小恙却无大碍,两位姐姐时是时打电话进行问候。光是这些就足以让我欢天喜地手舞足蹈了。更可感的是,我得到的还远不止这些,还有这三百六十五个日日夜夜来自身边人以及陌生人的种种宽容、种种爱护、种种既往不咎、种种雪中送炭、种种不断填充并且加强着我内心力量的人和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