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唐.jpg

亿唐,曾因“今天你是否有亿唐”的广告效应,被尊为互联网先驱,却在经历过重重挣扎、蜕变后,被成立还不到半年的奇虎网以1000万元收入囊中,而这区区1000万元,仅是当初亿唐融资的十分之一。这些曾经为亿唐狂热的VC们,才是风投大败局的真正主角。

“在湖畔森林的别墅前,亿唐的烤肉架永远保持着香喷喷的温度;在宽敞气派的健身房,亿唐的网址就印在每一件亿唐健身服的背后;在家庭自助晚宴上,每一听亿唐饮料的瓶盖下都有一个数字,上网就可以抽奖……”当年的亿唐曾今让第一代互联网人羡慕不已,在那个时代,马化腾拿着QQ玩儿命的才找到了220万美元,马云和他的17个合作伙伴刚刚创建了一个谁也不知道是否会赚钱的阿里巴巴。

那个时候的唐海松充满激情和理想。他的想法是,迅速的做出一个超级强大的品牌,然后自然就会有滚滚而来的钱财。

    无论是张朝阳还是马云,尽管也抢占了互联网行业的起跑线,但在前期,却无一不是卧薪尝胆,有着“积沙成丘”的原始积累过程。但唐海松却复制了美国硅谷模式。亿唐凭借缔造“明黄一代”的时尚生活畅想及“梦之队”的精英创作团队,在概念阶段就获得了DFJ、SevinRosen的投资。1999年,唐海松凭借薄薄的一纸商业计划书,为亿唐招兵买马,并融得大量资金。亿唐先后从美国本土投资商DFJ、SevinRosen手中拿到两期共4700万美元融资。唐海松走出了一条与张朝阳、马云完全不同的发展轨迹。

亿唐豪华的创业阵容,也的确让华尔街资本家动心。5个哈佛MBA、2个芝加哥大学MBA,与国外的管理精华近距离接触,使得他们头上的光环格外耀眼。而且在发展的初期,在亿唐员工中有一半来自复旦、清华、北大、交大、科大等国内名牌院校,有些还在哈佛、芝加哥、匹兹堡、麻省、普林斯顿、杨百翰等世界名校深造,并有在麦肯锡、普华永道、博雅等全球着名公司的历练经历。

亿唐为我们打开了一扇通向天堂的门,而要抵达这时尚、自由遍地的明黄王国,需要Internet,更需要亿唐。
    不可否认,单亿唐为我们勾勒的理想国足以让我们热血沸腾:
    ……
    你是这样的与众不同:
    你学的是微生物,但你永远只穿时髦的T-shirt和牛仔裤去实验室,任凭周遭的一大群白大褂指指点点……
    你不看电视,但你上网,读杂志,你知道地球的每个角落正在发生和将要发生的每一件事。
    你用手机发了彩色的爱心给正在健身房的女友,你们永远都给对方留出充分的空间,却时刻不忘互相关怀。
    ……
    你花的永远比赚的多,但你知道明天会比今天赚的更多。
    每天我们通过网络,在纷繁的城市中努力地寻找着每一个与众不同的你。我们敏感地洞察到了正在悄悄酝酿着成熟的中国全新一代年轻人。你们前卫、乐观、聪明,努力学习工作,尽情享受生活;你们谙熟网络,精通外语,各有所长,眼光开阔;你们热爱朋友和家人,更富有社会责任心。
    字典里没有YG这个单词,我们造了它。因为它代表Yellow Generation,代表明黄一代,代表这个城市中无数的你。
    亿唐希望成为明黄一代的乐园,与你分享每一段独特的生活和故事,把我们身边的许多你汇聚成你们,其可以成为推动整个社会进步中的中坚力量。我们热情邀请你加入明黄一代,为每天的生活增添无限色彩。

     唐海松的亿唐不仅是网络,更是引领时尚的生活方式,正如当年一篇吹捧亿唐的文章所写,“当亿唐队的球迷们从睡梦中醒来,拧开亿唐牌的牙膏,用亿唐牌的牙刷刷完牙,倒上一杯亿唐牌的牛奶,登上亿唐网站,先看今天的亿唐新闻,再到亿唐本地指南中为晚上的聚会订好亿唐晚餐,然后穿上亿唐牌的牛仔服,蹬上亿唐牌的旅游鞋,骑着亿唐牌的自行车匆匆上路。”

    当年,唐海松以“亿唐”命名亿唐,意在回忆唐朝盛世,“如果公司要在《华尔街日报》打广告,那就应该是:etang,中国文化的又一次复兴!”唐海松的目标是“一亿个中国人在网上”,让亿唐变成“明黄一代”的符号,“看到红色,人们会想到可口可乐;看到山德士上校,人们会想起肯德基。我希望几年之后,只要看到黄色,大家就会想起我们——亿唐。”
  1999年,由于互联网名声鹊起,而成为一个梦想超越现实的年代,是一个创意高于资本的年代,唐海松的梦想与创意俘虏了一向“老奸巨猾”的资本。但是,即使站在风光台上的唐海松,也隐隐感到盛名之下的忧患:其实,亿唐过于理想的商业模式才是最大的隐患。网上网下的运作模式,既要深谙网络的经营之道,又要精通传统行业,代理国外品牌的销售、亿唐产品的生产销售等,成为阻碍亿唐网上网下顺畅通行的瓶颈。

亿唐疯狂的烧钱岁月也让我们记忆犹新,亿唐一气在北京、广州、深圳建立了分公司。在宣传造势上,亿唐开展了“E时代冲浪,送出十万年薪”、“亿唐漂流瓶”、“寻找E唐大使”、“E时代情人节大派对”等一系列活动,冲击着人们的视觉神经;为了把“今天你有否亿唐”这个品牌广告语深入人心,路牌、车身、报刊、电视,都在热火朝天地呼喊这句广告词。受众对这则广告感到莫名其妙,既看不出文化的底蕴,又看不出产品的门道。或许,亿唐也只是为了提高知名度。此外,亿唐还投资250万,参与拍摄了20集电视连续剧《真情告白》的续集。从1999年到2000年,亿唐仅在宣传方面的投入就高达300万美元,约2000万元人民币,而这还只是亿唐疯狂烧钱的冰山一角。

亿唐的广告铺天盖地时,但“问世间亿唐为何物”,恐怕没几个人能说出个子丑寅卯来。耗资巨大的广告,只是打出了亿唐的名气,甚至有人已经把“明黄”与“亿唐”划了等号。但是认知率并不等同于商业价值,眼球率也不能换来盈利。即使再多的人有“亿唐情结”,但亿唐却没有推出更为让他们获得实际收益的产品与服务,亿唐成为自己做公益广告或者免费培育“明黄一代”的消费观念。

从一开始,亿唐网的胃口就很大,门户有的东西,亿唐都要把它们装在自己的筐里。但这种大而全的网站,除了邮箱还差强人意,却没有做出“亿唐特色”。有面无点式的经营模式,是门户网站的致命伤。说到底,亿唐拿不出看家的本事。但此时,新浪、网易、搜狐等门户网站,分别凭借网站、聊天室、搜索引擎各自占山为王了,以点才能带面,亿唐在这方面似乎很迟钝。亿唐在东张西望中失去了转型的良机,执着于对“明黄一代”的炒作,并慢慢转向以提供城市生活服务为主要内容。“水性虚而沦漪结,木体实而花萼振”,缺少了恰当的盈利模式,再美好的时尚天堂,也只是空中楼阁。

疯狂烧钱的岁月,就暴露了亿唐网的种种缺陷与不足,“有出身硅谷的管理团队但没有商业经验;有新奇的发展模式但没有赢利点;有大胆火爆的营销但没有收入回报。”这个周身透着理想主义的企业,在残酷的现实面前开始犹疑甚至战战兢兢,很多制作精美的计划书被搁浅,激情也开始一丝一丝隐退。堡垒内部,终于出现了缺口。
    重重隐患,把亿唐包围得严严实实。大把大把的烧钱,并没有获得投资收益,甚至证伪了亿唐模式的错误,风险投资者梦寐以求的上市,更是海市蜃楼。但是,在1999年到2000年,中国已经有不少互联网公司开始向上市冲刺了,为VC们交上了一张满意的成绩单:1999年7月14日,中华网冲刺美国纳斯达克,挂牌当日,股价由20美元飙升到67.2美元,当日市值超过110亿人民币,融资1亿美元;1999年11月3日,一家成立不到一年的世纪永联,在美国OTCBB市场借壳上市成功;2000年4月16日新浪网在美国纳斯达克市场上市;2000年6月,网易又成为纳斯达克的宠儿……在华尔街的股市上,高科技股逐渐有了一席之地,并逐渐汇成主流,但这一切,似乎都与亿唐无关。

如果在1999年到2000年,亿唐还是拿着风险投资的钱衣着光鲜。随着2000年互联网的冬天不期而至,带给亿唐的则是致命一击。
    在2000年这个千禧之年,整个世界都在重新想象中国。不知不觉中,中国的经济已经纳入世界性蝴蝶效应的范畴。2000年,美国纳斯达克股市“跌跌不休”,思科、雅虎、亚马逊等网络大亨都无一幸免,中国互联网上市公司的股价也一泻千里。连经济学家斯蒂格利茨都忧心忡忡,“泡沫破裂了,经济陷入了衰退,这种结果的发生是无法避免的——建立在虚假根基之上的喧嚣的90年代,最终将走向终结。”

互联网更新的速度总是令人咂舌,2000年的泡沫让人心有余悸,又有新的赢利点纷纷登场,如网络游戏等,但亿唐还没有从没落的失落中走出来,麻木地与一个个机会擦肩而过。
可见亿唐虽然已经倒闭很久了,但亿唐的传说还是在互联网江湖中流传着,这说明人终究是一种比较恋旧的动物,即使亿唐当初经营得的确不好或者并没有给广大的网民们带来什么好处,在当时你可能会骂他,但当它倒下后,人们却经常以一种恋旧的情节去怀念它。

etang曾经提出“明黄一代”生活方式与理念,即使到了今天,仍然是现代人憧憬的生活方式。etang虽然失败了,现在仍然值得我们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