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谓的中年危机,其实就是没钱。

点上一支烟,才敢开始敲文字,如果这时候有一杯普洱,那就更完美了。


对于我们来说,时代使然,每个人几乎都面对着中年危机,因为自己并无法把控生产资料和生产工具,纯粹是靠出卖劳动力获得生存,坚信着今天更惨一点就一定能等价换回一个更辉煌的明天 。


伴随着年龄的渐增,劳动力单价降低,客观上就产生了所谓的中年危机。你以为熬一熬就会好,收入总会越来越高。却发现万事的变迁,只感觉时光飞快,身体越来越老。斗志昂扬的鸡汤,丧气满满的自嘲,灯火辉煌的城市,汹涌密集的人潮。


大多数人的中年危机和焦虑都是因一个字引起的那就是:钱!你的焦虑来源于你的能力配不上你的欲望,甚至配不上你最基本的需求,有句话说得好就是人的大多数痛苦来自于对自己无能的愤怒,不好听,但是这么个理。


所谓的中年危机,其实是认识到了,自己再努力,不过是一个普通人而已,无论怎么努力,似乎都无法摆脱平庸,而最怕的是,是改变不了现状的无力感。


年轻时风风火火无所畏惧,这世界唯我独尊。我没错,我怎么可能有错,绝对是这个世界错了。


老子不干了。老子要通宵。老子要打一晚上游戏。


中年时诚惶诚恐胆战心惊,这世界强者如云。我错了,我绝对是错了,就算世界错了……


不,世界不可能错。我还得干。我通不了宵。我可以为了工作把游戏卸载。


所谓的中年危机,就是没钱!


年轻时,一人吃饱全家不饿,跨年放个焰火,自己跟一条猎犬一样嗷嗷地冲过去看,也不管挤不挤。半夜坐地铁回来两眼血丝还能继续上网到天亮。


中年时,一个人都不一定能吃饱,更别提一家子人了。随便去趟超市,几百块钱没了,花完就心疼,于是对赚钱之外的事几乎丧失了所有乐趣。


关于焦虑有一个公式:


焦虑 = 未来的不确定性 x 事情的重要性 x 自己无能为力的程度。


无能为力的程度


一边渴望成功,一边又怀疑生活,你迷茫,逼着你前进的,是前方的微弱光芒,也是身后的悬崖万丈。


当你睁开眼,发现身边都是需要倚靠自己的人,但是却没有什么人是自己可以倚靠的。


当直面冰冷的现实与自己的期望时,这种无能为力的焦虑感,也就是中年将至的时刻。



2017年12月13日晚上,朴树正在演唱《送别》,当他唱到“情千缕,酒一杯,声声离笛催”这一句时,突然一下情绪就失了控。他说:“有的时候觉得生活就像炼狱一样,特别难熬……”不知道他唱这首歌时想到了什么,

你只觉得他苦,他在那里不说话,你也直想掉眼泪。人到中年的男人,很多哭泣,是无法张口说理由的。就像有些绝望,只能深深压在胸口。


前段时间看到一条微博信息。这条信息是一个撸串店老板发的:“昨天夜里很晚的时候,我的店里来了一位客人。他点了两瓶啤酒、一碟小串,在外面坐了很久很久。快凌晨的时候,天下起了大雨。他突然很伤心地哭了起来,他也不进来躲雨,浑身都被浇透了。我很想过去叫他进来,但又没敢打扰他。我不知道在他身上发生了什么,旁观的我也忍不住心里发酸。如果不是生活所迫,谁又会这样默默承受呢。”


知乎上有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那么多男人开车回家,到了楼下还要在车里坐好久?”有一个回答获得了高分点赞:“很多时候我也不想下车,因为那是一个分界点。在车上,一个人静一静,抽根烟,发会呆,这个躯体属于自己;但推开车门,你就是柴米油盐,是父亲、是儿子、是老公,唯独不是你自己。我们把真实的自己藏在车里;打开车门出去,哪怕是哭着爬着,也只能把被人寄予厚望的身份扮演下去。”


生活本来就是退无可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