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要是有一个像卷毛老师这样的老师,都会变得紧张兮兮的。因为只要有她在,就总会发生奇奇怪怪的事情。上个星期,我们班本来应该给学校的电视台做一场现场直播,拉尔夫要献上一个精彩的主题故事。可到了直播的那天,我们到处都找不到拉尔夫。  

大家都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没有他,我们没办法做节目啊!”旺达有些急了,她不停向教室门口张望,巴望着拉尔夫能快点赶过来。但拉尔夫始终没有出现,电话铃倒响了。  

卷毛老师接了电话:“哦,好的,我明白了。可怜的小家伙生病了,一定要卧床休息啊!”  

卡洛斯大声问卷毛老师:“那我们的节目怎么办?”  

“我们把电视台搬到他家骈就行啦”。毛卷老师一边挂电话一边招呼大家上车。  

大家上车的时候,都不免有些担心,看样子,卷毛老师又出新花招了。  

“这又是一次实地考察吗?”阿诺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卷毛老师咧了咧嘴,反问他:“亲爱的阿诺,你觉得呢?”  

卷毛老师关上车门,转动钥匙发过了校车。看吧,拉尔夫肯定会大吃一惊,拉尔夫这时正躺在床上,准备吃药。  

“这些葡萄味的鞋油似的东西真能帮我恢复健康吗?”拉尔夫问妈妈,他妈妈是医生。  

“只要你坚持一天三次,一次一勺就有用的。”他妈妈说,“我现在要去看一位病人。如果你有什么需要,就叫爷爷,他在楼下。我一会儿不回来看你。”  

拉尔夫知道,妈妈是想让他好好休息。可他怎么能休息呢?可他怎么能休息呢。想想看,在这么重要的日子里生病,多让大家扫兴啊!拉尔夫跳下床,朝电脑桌走去。他想要是能为直播五琢磨出一个特别棒的点子,就赶紧给同学们打电话。可是,到电脑桌旁这么一丁点儿距离,都让拉尔夫感到精疲力竭。  

拉尔夫很偶然地窗外看了一眼,结果看见我们全都站在他家楼下,他惊讶极了!  

我们跟着卷毛老师,走进了拉尔夫的卧室。  

“我们打算来这儿做节目。”旺达告诉拉尔夫。  

“真是个好主意“!拉尔夫高兴极了。  

“我总是能想到好主意啊”。卷毛老师笑眯眯地说。  

“咳!咳!咳!”看到拉尔夫的感昌很严重呢。  

“别那么紧张,拉尔夫。”卷毛老师说,“你的身体正在提醒你要放松”。  

“可我要做节目,怎么能放松呢?再说了,我的身体怎么会知道要放松呢?”拉尔夫问。  

这时,卷毛老师的脸上又露出了那副让我们感到紧张的表情:“无论是发现病情还是抵抗病菌,你的身体都一清二楚。拉尔夫,此时此刻,就在你的身体里,正上演着一场好戏!嘿,来一场探险之旅吧!真让人激动万分!”  

卷毛老师叫大家坐回校车里,我们瞬间就变小了,神奇校车也摇身就成了一架小直升机,我们能感觉到真升机的机翼在头顶上面旋转。  

“发生什么事了?”拉尔夫在一片嘈杂声中大喊。  

“我们要到身体内部寻找故事。”卷毛老师回答他。  

“大家系好安全带”!卷毛老师扭头冲我们减,“拉尔夫,张嘴说“啊”。”  

拉尔夫把嘴张得大大的。我们径直飞进了他的喉咙,里面又红又肿。校车肯定是把拉尔夫的喉咙弄痒了,他匆匆剧烈地咳嗽起来,校车被搅得上撺下跳,只好又从他的嘴里飞了出来。  

看来,我们得再找一条路了。  

“有啦,看这儿!”拉尔夫激动地大叫。  

人揭开一张创可贴,让大家看他腿上的伤口。我们是可以从那儿进去,不过,要想开进那个一丁点儿在的口子里,校车还得变得更小。  

我们的小伤口进入了拉尔夫的身体里,但离他那疼痛的喉咙还很远。  

“我们可以顺着血管抵达喉咙吗?”多罗茜问。  

“当然可以!”卷毛老师回答。  

拉尔夫在电视上看到我们顺着清澈的液体向下漂去。  

“那是我的血吗?”拉尔夫问,”好清澈,我还以为血是红色的呢!”  

“血中的液体的确很清澈。”卷毛老师解释道。  

“那些红色的东西是什么?”拉尔夫问。  

多罗茜打开笔记本念道:“据我的开究显示,那些红色的东西叫红细胞,而白色的东西叫白细胞。”  

“红细胞向身体的各个部位输送氧气,”凯莎补充道,“而白细胞就负责搜寻病菌,并打改它们。还有血小板,可以帮助伤口愈合。”  

就在这时,拉尔夫的妈妈回来了,她注意到了电视上的内容!  

“你在看什么?太逼真了。”她问道。  

拉尔夫脑筋转得飞快——可不能让妈妈知道!  

“就是一些劣质的电视特效。瞧,还能看见那些天线呢!”他说。  

校车这里来了一个急刹车。“我们在喉咙里面了!”卷毛老师喊道,“该去做现场报道了!”  

凯莎和卡洛斯拿着一个摄像机,菲比和陈诺拿着另一个,他们迅速爬出了校车。  

“同学们,看那边!我们正在给各位做现场直播。”卡洛斯用他那副堪比播音员的好嗓音说,“那些黄绿色的球是活的,它们正在破坏那堵墙!”  

黄绿色的球是病菌,它们正在攻击拉尔夫的喉咙。就是这些病菌让拉尔夫生病的,真是一些坏家伙!  

“根据我的研究,病菌就是能使人生病的细菌。”多罗茜解释说,“它们一直进入你的身体,就可能让你生病。”  

回到卡洛斯那里。卡洛斯注意到那里有很多白细胞,正在攻打病菌。战斗持续了很久,看样了,白细胞会是嬴家。  

但是,接下来,病菌开始分裂,先变成四个,之后是八个,然后越来越多!病菌越来越多了,白细胞靠自己的力量,根本打不嬴它们。  

拉尔夫看着电视里的打打杀杀,害怕极了:“我的身体要是输了怎么办?”  

“我觉得你不该看这个节目。你需要保存体力,好有能量打倒那些病菌。”妈妈关切地说完,给他盖好毯子,起身离开了。  

病菌无处不在!记者们发现,连他们自己也被搅入了这场战斗!  

“拉尔夫!我们的后援部队在哪儿?”多罗茜紧张地大声问道。  

“后,后援部队?”拉尔夫虚弱地问,“我去哪儿找?”  

“后援部队已经在路上了。“卷毛老师平静地说。”  

就在这里,一股紫色的液体身校车冲来。  

“这可真像葡萄味的鞋油。”卡洛斯说。  

不过,那中不是葡萄味的鞋油,而是拉尔夫刚才吃的药。  

药物与白细胞携起手来,联合对抗病菌。  

“越来越多的病菌被消灭了!”蒂姆欢呼着,“有了药物的帮助,一这能打胜仗的!”  

就在这里,一个白细胞把抗体喷得满车都是!抗体的任务是给病菌做记号。这样,白细胞就能识别要攻击的目标了。  

“拉尔夫的白细胞干的真漂亮!”卷毛老师说,“它们现在把咱们也当成敌人。”

  

“敌人?”阿诺咽了一口唾沫,“可我们知道白细胞会对敌人做什么啊!”  

卷毛老师笑了:“没错,它们要努力消灭我们。哈,人体真奇妙!”  

现在,我们是真的被吓到了!大家大声向拉尔夫呼救,可他睡得正香呢。  

“别担心,孩子们!”卷毛老师说,“白细胞要想消灭我们,就得先把我们抓住。”  

她说着,便踩住了油门,我们嗖的一下向前冲去!  

校车平了个急转弯,卷毛老师对着麦克风说:“弗瑞丝老师正在播报这期‘拉尔夫专题’的最新情况,为了躲避白细胞的追逐,我们离开了拉尔夫的喉咙,现在正向着他的鼻腔进发。”  

“他的什么?”凯莎小声问多罗茜。  

多罗茜快束翻阅着好的科学书:“根据我的研究,鼻控就是把他的鼻子!”  

唉,有的是好地方可以待,我们却偏偏要去鼻子里,不过好歹躲过了白细胞的追然!  

时间不早了,我们得回学校了。可大家还被困在拉尔夫的鼻子里呢。只有一个办法——拉尔夫打个喷嚏,把我们喷出去!  

校车从拉尔夫的鼻子里飞出去,平稳地着陆在一叠软绵绵的袜子上。  

“嗨,拉尔夫。”凯莎把麦克风举到拉尔夫面前,“针对今天激动人心的探险,你想说点儿什么吗?”  

“很抱歉,我的身体把这次直播弄得一团糟。”拉尔夫哑着嗓子说。  

“你的身体要把大量的病菌赶出去,我们也被当成病菌了!”旺达对拉尔夫解释说。  

“是啊,”拉尔夫同意了旺达的解释,“当你们几乎要被我的白细胞吞下去时,你们是怎么想的?”  

陈诺不禁打了个冷战。  

“拉尔夫,这是幕后故事了。”卷毛老师说完,就让大家回到了校车上,得让拉尔夫好好休息了。  

“我们可能确实嬴得了这场战斗,”她说,“不过拉尔夫的战斗还在继续。”


您的大名:
万水千山总是情,给个打赏行不行。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