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少时,特别喜欢读课外书,终归是学校的氛围好,校长曾在大会上「XX同学,走在路上看到个纸片,都捡起来看看都写的什么.....」,那个时代书籍很匮乏,家里的书籍除了课本,基本也没有什么书籍了,一个班级能订阅一份「小学生学习报」就不错了,只能小伙伴们之间进行传阅,如果能得到「萌芽」那更是不得了,甚至「钢铁是怎么炼成的」都读的津津有味。

中年后,书籍的费用倒不算什么负担,也购买了很多书籍,大抵也有上百本,只是时过境迁,年少时心无旁骛读书的快乐再难寻回。


这两天恰好读到一本书「夜航船」,读完之后发现内容浩渺,我们耳熟能详或一知半解的成语,词条都能在「夜航船」找到注释,从三教九流聊到神仙鬼怪,从政治人事到典章沿革,从天文地理到山川风土,从飞禽走兽到衣食住行,无所不包、无所不及。

我带着二年级的女儿,在作业完成之余,打开原版读了几篇。

女儿:为什么叫「夜航船」呢?

我:古时江南,河道星罗棋布,交通不便,大家出行都靠乘船,但是在船缓行途中,会很无聊,大家就会闲聊,就像现在乘坐绿皮火车一样,只是船的空间小,有人高谈阔论,就有人洗耳恭听。

女儿:第一页为什么说「天下学问唯夜航船最难对付」呢

我:你再往下看

昔有一僧人,与一士子同宿夜航船。士子高谈阔论,僧畏慑,拳足而寝。

僧人听其语有破绽,乃曰「请问相公,澹台灭明是一个人、两个人?」

士子曰「是两个人。」

僧曰「这等尧舜是一个人、两个人?」

士子曰「自然是一个人!」

僧乃笑曰「这等说起来,且待小僧伸伸脚。」

女儿:澹台灭明是一个人吗?

我:澹台是复姓,算是极罕见的姓氏。澹台灭明是孔子的学生,复姓澹台,名灭明,字子羽,鲁国武城人,比孔子小三十九岁,孔门七十二贤之一。

因为人长得,连老师都不待见。后来孔子做自我批评,说「以貌取人,失之子羽」,这个子羽就是澹台灭明。

女儿:尧舜我知道,尧舜禹是三个人,尧舜就是两人了,这么说士子把澹台灭明说成两个人,而把尧舜说成一个人就有些贻笑大方了。

我:对啦,起初呢,僧人为了表示对于士子的敬畏,拳足而寝,以前读书人的地位是很高的,士农工商嘛,但是问了之后发现士子不学无术后,不再给予他尊重的一种表现。

其实现在也是,很多人不乏高谈阔论,句句旁征博引,语言华丽,外行人可能会不由惭愧,只能卷足而寝,但是终究会露出马脚,让人直呼上当。

知道这篇文章要告诉我们什么道理吗?

女儿:读书一定要认真,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不能不懂装懂,越是博学之人,往往都是谦逊虚心的,这样才不会给周围人「伸脚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