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不知为何,每每遇到下雪的时候总是想起这首诗,画面感极强,外面是天幕沉沉冷风凛冽,让人心生压抑,屋里也是红泥小火炉上一壶充满故事的黄酒,让人心生暖意!

夜深知雪重,时闻折竹声

「浮生只合尊前老,雪满长安道」

若得见长安一夜雪,当浮一大白。

夜深知雪重,时闻折竹声

应是天仙狂醉,乱把白云揉碎。

浮生只合樽前老,雪满长安道!

雪满长安道.jpg

最爱刘文房的“日暮苍山远,天寒白屋贫。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每当想起这句诗,这个情境,心底总会升起一种温暖,风雪里的那道柴门,那声犬吠,那一片灯火即是人间的温暖,靠近了它,就是靠近了人间温情。 

风雪夜归人.jpg

今日大雪,对酒无感,所以深刻的印象听雪敲竹,煮雪烹茶这句话,虽不能,但可以围炉煮雪烹茶,想到的雪水烹茶桥段,最多就是《红楼梦》栊翠庵妙玉以梅花雪侍茶给黛玉和宝钗的情节了。

白居易喜茶,对于雪水茶情有独钟。他在《吟元郎中白须诗兼饮雪水茶因题壁上》一诗中,对于雪水茶有生动的描述:“冷吟霜毛句,闲尝雪水茶。城中展眉处,只是有元家。” 那时唐代用雪水烹茶的还是少数文人雅士,不过到了北宋时期,用雪水烹茶变得非常流行。

苏东坡,特别喜欢以雪水烹茶,尤其是烹贡茶,感觉味道不同凡响。他写下了雪水茶诗,这就是最长的一首诗名《十二月二十五日大雪始晴,梦人以雪水烹小团茶,使美人歌以饮。余梦中为作回文诗,觉而记其一句云:乱点余花唾碧衫。意用飞燕唾花故事也。乃续之,为二绝句》,诗曰:“酥颜玉盏捧纤纤,乱点余花唾碧衫。歌咽水云凝静院,梦惊松雪落空岩。空花落尽酒倾缸,日上山融雪涨江。红焙浅瓯新火活,龙团小研斗晴窗。”

宋代陆游性情豪迈,一生感叹没能王师北伐,收复中原。他对于品茶很在行,也极细腻。他喜欢用雪水烹茶,还特地写了一首《雪后煎茶》诗:“雪液清甘涨井泉,自携茶灶就烹煎。一毫无复关心事,不枉人间住百年。”

关于雪水烹茶到底什么口味,清代大剧作家李渔性情儒雅,喜爱雪水茶。他在《煮雪》诗中详细的描述了自己煮雪烹茶的感觉:“鹅毛小帚掠干泉,撮入银铛夹冻煎。天性自寒难得热,本来无染莫教煎。比初虽减三分白,过后应输一味鲜。更喜轻烟浮竹杪,鹤飞不避似相怜。”

终于挨到冰雪化尽,却在瓮底看到一层沙尘。按着汪曾祺先生说的“坐水”取水烹茶,和二三好友怀着极为郑重古典的心情细品,喝过后却大叫不好,金属和泥土的味道着实让人蹙眉。煮雪烹茶至此,大概只能是石头记里的又一段旧梦了。

少时读古文,喜爱诗经雅朴,策论纵横。

汉晋唐宋间骈賦文记更是珠玉满目。读来各自雄浑佳妙,撩拔小城少年满腔意气。

观至明清文字,多觉得大道理不少,小清新很多,但少却几分浩然之气。

阴森森面目模糊,黏答答云山雾罩,不够痛快。

此后不知年,学罢立业成家稍定。又得心闲重翻古文。

反复诵读最多的却是明清间几篇小文。以其笔下古人如今人,眉目生动,须发清晰。种种琐事,深情记取。

图片来源:知乎-定风波及网络

如本文对您有用,欢迎随意打赏蓝卡!
赞赏一杯咖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