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三丰.jpg

前两天看见个帖子,为了印证武当的伟大,说你看从张三丰开派以来,别家店都你方唱罢我登场,唯独武当成了几百年的老字号,不但如此,始终也不过低人一头,可是一直屹立不倒。噫吁戏!千年老二,伟矣哉!

但是反驳了一下,大致说:跨书讨论是不太对的~金写书的时候如果就能构架这么一个大体系,那他笔草蛇灰线的曹雪芹还牛B了~虽然后期修订的时候肯定想过互相照顾一下,不要矛盾百出~但是既成的作品,如果为了照顾几本书的矛盾的体系,会作品本身造成很大的伤害~所以,这种写作上的矛盾,不应该成为一荣一枯的证据~

不过后来想想,不免有拿三国志讨论三国演义的意思,虽然道理没错,终究失了娱人娱己的本旨,由无事犹要生非的我做出来,真是大大地不该。现在想正经地思考一下武当长存的理由~

说得对,当抛砖引玉,说得不对,当活跃风气,为来圣立活靶子好了~

一、老不死的张三丰——教有一老,是为一宝说家有一老,是为一宝,延伸到一个教里,也一点都不为过。一个老不死,不过多吃几碗饭,但是收益呢:第一、但凡江湖上漂泊,刀口舔血的人。除了少数爱装B,爱哗众取宠的人,或者丑到不好意思出来吓人漂亮到怕人打鬼主意不敢见人的人之外,一般都觉得多个朋友多条路,要多结朋友,少结梁子。所以凡是在江湖混久了的,一般都能多认得几个人,跟拿年功工资一样,活得越久,认识的人就越多。这有什么好处啊?

第一、一旦惹事,来助拳的人自然就多。虽然来助拳的人大多和婚礼上的食客一样,往往是一推不过情面,二要看热闹,真正愿意出手的不多,但是声势浩大的话,总还不至于太过心虚。譬如几大派借祝寿为名逼死张翠山,虽然论其武功来,没一个人是张老道的对手,但是就是仗着人多,七嘴八舌地就敢说话。——不好意思,明明是论武当长存的,第一个例子就戳人家的痛处。但是这是创业初期嘛,被人欺负一下,都是最正常不过的了。况且张老道最后脏袖一挥(老张,外号张邋遢,袖子肯定是脏的),把大家都轰下山去了,也并不见人敢多纠缠,还算不容易了。好吧,举个别的例子,马夫人,小康康,联合全冠清逼迫乔峰退位的时候,也邀了很多人来的。什么五台山的和尚啊,老夫老妻的,都来了。据我看马夫人和全冠清是都没这个面子的,还是多亏了一个老货,徐长老!(我奇怪的是那么一大把年纪怎么一点大局观都没有,被一个寡妇和小长老做了枪。忘记了是书里还是电视里,这老货和小康康也有一腿的。接着第二个第三个好奇心就来了:一、老徐那么一大把年纪了,还对风流俏寡妇性致勃勃,真是让人意外。想来和被阉割了的太监差不多,图得是个心理上的痛快,至于肉体上能有多少快感,这个,嗯,个人隐私,就不揣测了。二、小康康真是有毅力,为了报复一个人,糟践自己那么多次,不容易啊不容易~)所以乔峰只好走了。

第二,我们说老狗学不了新把戏,可是在几千年的封建社会(我们姑且这么叫吧,小时候被洗脑得厉害),社会发展相对缓慢,至少不会今年推出倚天剑一代,明天推出倚天剑二代的。江湖也如是。所以,江湖经验的积累就比较重要了。比如,你看见黑风双煞,知道人家手腕能在临阵的时候暴长即尺,留了心,就比较不容易被突然袭击到。甚至,看见人的容貌,就已经辨认出了,假意装作不认识,投其所好,结其欢心,实在是很有好处的一个事情。譬如黄蓉和郭靖初逢洪七,如果不是黄蓉有个好爹,老早就猜测出了洪七的身份,设下美食诱其教授郭靖降龙十八掌,估计郭靖要在二流之间徘徊很久很久很久吧~甚至以后郭靖的命运都得改写啦~

第三,我不打人,我吓人,行吧。常常见人介绍,说是多少年前成名的人物,听的人就肃然起敬。其实年纪跟武功未必完全正比,也有可能真的想黄蓉骂丘处机,“年纪都长到狗身上去了”,真成了老朽了。不是有打着打着就灯尽油枯一说么。不过,在一般观点看来,那是小概率事件,一般是越老越牛B的。所以三个爱穴居的老和尚,就算不出手,其实也有震撼力。

好了,不再例举好处了。我们看看武当创派人张三丰道长活了多久。他出生南宋淳熙七年,即1247年,在明天顺二年,即1458年逝世。Oh!My Lady Gaga!他活了212岁!这是有史事可考的哦~如果他七十岁才创建武当派的话,至少也能守护武当142年,三五代人的时间啊~真真是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老道常唠叨啊~

 二、刚牙易折,柔舌长搅——道家清静无为文化在武当长存中的作用江湖血雨腥风,尤其是丘处机凌厉纵横,结怨肯定不会少,而以武功论,马丘王或可列入一流,其余四子归入二流虽然不免有点委屈,堕了先师重阳真人的名头,放在一流,实在有点难堪,但全真七子个个安然终老,真真是特别不容易。看看别的组合——

江南七怪张阿生青年命丧大漠,其余五人中岁喋血桃花岛;

“落花流水”被血刀老祖逐一PK掉,死状惨烈/狼狈/猥琐,其人或可鄙薄,其死则或有可悲悯;

逍遥三老呢,无崖子阴暗的地方vegetate(像棵会吃饭的蘑菇一样)几十年;童姥哩,几十年返老还童一次,有人羡慕天地不老长春功(老的叫四荒八合唯我独尊神功,太过霸道~不过和童姥的性子倒是合拍)可以容颜青春永葆,可是几十年一次轮回,蛇蜕皮一般地难熬;李秋水咯~同门三角游戏似乎是胜利者,携手无崖子无量山玉洞隐居,貌似神仙眷侣,可是实质上呢,嫁了个萝莉控大叔,悲惨得喝洛丽塔的妈妈一样,所以生了个孩子估计也无心抚养,——语嫣妈妈性格暴戾恣睢,固然和段誉爸爸有关,但是看其爱情受伤后的表现,想来和早年成长过程中养成的性格大有关系,王语嫣就只会在被表哥抛弃后哭哭啼啼跳井跳崖,语嫣妈妈则是精心设计,务使情郎入彀。如果王语嫣有她妈妈一半的硬气和心计,慕容家族死无噍类矣。(王语嫣说过自己练三年武功就可以打败慕容复,那时候杀入燕子坞,大吼一声::“吾乃曼陀山庄王语嫣,谁能抵挡!”)然后李秋水恨恨嫁入西夏皇宫,和童姥斗法而死。(有一个疑问:语嫣妈妈是怎么长大,嫁人的。人称她为王夫人,想必是从夫姓。也就是说,慕容复的妈妈也姓王。以慕容家族的老谋深算,慕容博的老爹断乎不会叫儿子娶个寻常人家的媳妇。所以王家必定是大有来头的人家。奇怪的是,这样家族里的唯一儿子,娶了个二手媳妇,还帮别人养了个女儿,语嫣妈妈的老公肯定和语嫣妈妈的公婆有一番较力——侧面也可以印证出语嫣妈妈必定是让王家哥儿迷恋到舍身娶妻的程度。还有一桩疑案:语嫣对这个名义上的父亲印象似乎很淡,应该王家哥儿婚后不会太久就去世了。语嫣妈妈和慕容复妈妈有如寇仇,说不定在王家哥儿的死上有什么龃龉与误会。)

晕~扯这么远~所以全真七子安然终老,真的是特别不容易。其中很大的一个原因,应该是和道家清静无为的修道方式有关。丘处机固然是一匹疯马,好在有马钰这个掌教为他时不时紧紧笼头,不至于跑马太远,回不来了。所以王重阳选择马钰做掌教,不看武功,看修道,实在是很有道理的。一个家族,一个企业,一个国家,最能冲锋陷阵的,基本不合适做掌舵的人。张三丰选中宋远桥,也是这个道理。虽然宋远桥为人私心较重,爱名头,行迹或近于伪善,但他中庸平和稳健,作为掌门,是个上上的人选。张翠山不死,虽得张三丰偏爱,也一定做不了掌门,除非宋远桥先死了。你偏爱哪个儿子是一回事,但是选接班人是另外一回事。

所以武当派作为道家立身的宗派,和全真教有共通之处。张三丰也是遁世之人,说是去救文天祥丞相,那估计,一、 少年心事;二、晚岁托词。不过不必太过苛责邋遢道人,他本质上是个隐士,不是大侠。他所以佩服郭靖,武功是一方面,襄阳殉城,应该也是一个重要原因,——向往自己做不到的事情,人之常情。这应该是他的一块心病,因为中宵不寐,起而彷徨的时候,想起这个人来,能不觉得有道德上的劣势感吗?

不过最后的结果就是,郭巨侠两口子,带一子一女一婿,都战死襄阳。我猜测一同死掉的肯定不止这么些亲人,除非耶律齐郭芙不孕不育,郭破虏也应该是而立之年,想必也有家室了。想到这一点,对那些骂郭靖不忠不义哗众取宠的人都可以深度无视并重度鄙视之!所谓小丑跳梁何足道哉!郭襄想必常年在外,飘荡未归,是以得以避过此劫。不过,昔年自己躲在房中自开武林小会的小东邪,得知父母姊弟同日而殁的消息,身边又有谁呢?所以,想起郭襄,程英,就会非常讨厌杨过,——自己故作潇洒飘然归隐,苦了那些苦苦绝望中守候找寻的人。一个好男人,不单要懂得拒绝,但是也不应该太过自私,——自己心中没有情愫,毅然离开实在是非常容易,但是偶尔出现,给那些人一丝慰藉,不也很好吗?

而懒问世事的张老道,就不顾寿则多辱地一口气活了200多岁。

刚虽易折,时有可敬;柔虽长存,不免鄙吝。不过人各有志,实在不好太过苛责。可惜他的徒弟们,不知道是个性原因,还是年龄太小,这方面做得很差。宋大稍微好点,俞二年龄稍长,在张五回来的时候也渐趋圆转。殷六简直不像修道之人,感情太过外露。莫七惨死宋青书之手,固然是落入陈友谅的全套,但是如果是张五或者俞二发现了宋的劣迹呢?未必会这么不明不白地死掉吧?所以,武当七子和全真七子相较,俗世气息重,修真之气少;人性重,道性少。到第三代,宋青书已经是佼佼者,可见武当派是三代之内,一蟹不如一蟹。不过武当家法在,维持几代不堕,应该还是有机会的。看笑傲中的冲虚道人,常常觉得可笑可鄙。固然他的悲惨在于作者可能想塑造一个和方证不一样的大牌掌门,但是人格猥琐很多,私心又重。本是与方证齐名,结果少林寺还无缘无故被任我行嘲讽。但其谦退冲和,守成有余矣。况且还有一宗好处,不和少林争雄,甚至联合压制新崛起的帮派,千年老二不想当老大,固然实力有差,能安居第二,也不容易。宜乎武当能维持老二位置常年不衰也!

 三、惟楚有才——地理位置上看武当派的优势接下来想从地理位置上分析武当的优势。

首先我们要知道古代的交通没现在这么快,动辄走上个把月,那还算近的。所以约了斗法斗狠的都往往一年两年前就下帖子,可怜的古代侠客,生命就耗费在路上了。但正因为如此,生出多少插曲来阿!比如一个青年从陕西出发去杭州赴约,赶早不赶晚,估计提前几个月甚至一年就出发了,在路上说不定会救个落难女子,然后发展出一段感情,甚至结了婚,然后等赴完约,回去跟师傅复命的时候,可能一个人下山,一家三口回来。钱钟书说从上海出发去湖南蓝田师范(今天的湖南师范大学)找老爸,结果路上走了一个月,走出一部《围城》来,不过他是转来转去地做火车,汽车,轮渡,主要原因是因为战乱。但是古代不行,我去看严耕望的《唐代交通图考》,额滴个神啊!古人走路真是不容易!从东都洛阳去西都长安紧走慢走的都得一个多星期(也可能是十来天,忘记了)。那时候还没有什么南京长江大桥,武汉长江大桥的,到江边一看,估计头都大了。好容易找个船,船家说:“客官!最近风浪大,过不去,要歇两天!”精力旺盛的估计就奔岸边小镇的窑子去了,性冷淡的(古代的侠客性冷淡的似乎很多!乔大爷都性冷淡得不行,结果他的性冷淡招来个大阴谋!害得自己悲惨一生!还有啊,那些侠客,不是性冷淡的似乎只有采花大盗~唉~难道是侠以性冷淡否分?你看在缺少有效避免方式的情况,又不是养不起的情况下,岳不群两口子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只生了一个女儿。何太冲小妾是养了几个,可是似乎没有儿女。所以估计也就是摆摆样子。不过也可能是何夫人不孕,怕哪个小妾生个儿子威胁自己地位,自己剑法比一般医生高明,给那些个小妾悄悄动刀永久避孕了也说不定!不好意思!我好猥琐!东方不败养了八个小妾,一个子女也没有。任我行老婆数量不明,就一个女儿,白自在和史婆婆夫妻经常打架,性生活不频繁估计,也就白万剑一个儿子。桃谷六仙的爸妈倒是生了一堆,可惜很可能是一次完成任务,也不能说明什么。哦!想起来了郭靖生了仨!不过对比一下解放前后一家子动辄五六个孩子八九个孩子,还是在那样的经济情况下,不免也太少了!所以,结论是练武可以导致性冷淡!——不过看看现在的博士都晚婚就知道,大概每个领域都一样,你要是在一种事情上花心思太多,往往会导致对别的关注太少,会性冷淡。不过有一个奇怪的现象——到了博导,又都突然性致勃勃了,往往不顾师生之伦,窝边草啃个不亦乐乎~希望有生理学家、心理学家来给我们解惑~),额~说到哪儿了~哦~性冷淡的估计就找地方喝闷酒去了。喝完了撒酒疯,容易打架,所以很多人估计在赴约的路上,尤其是一些渡口啊什么的,就给打死了。当然,也有免费讲故事的,比如风陵渡,讲得连郭家二小姐都不肯回家,要求寻找心中的大英雄了。唉~造孽~不听故事,就不会景仰杨过了撒~而且如果是通过父母认识杨过的话,也不会那么景仰,顶多觉得是个熟人家的帅叔而已~小丫头都是对远的地方的人好奇~

唉~博士买驴~下笔万言,不及驴字~好吧,我是在凑字数,拉拉杂杂地闲扯淡~我们说回小标题~因为古代交通不方便~所以跨大的地域收徒弟估计不容易~招生成本太高~岳不群如果不是被人家吓得不敢回家了,估计也不会去到处游览~游览也没心思收弟子~如果不是觊觎林家剑谱,也不会去专门收林平之~所以余沧海的弟子大部分都是四川本地人,一口四川话~所以古代侠客开会应该比现在开研讨会热闹好玩~大家各地的土话都有~

“额滴哥神啊~!这不是泰山老刘吗?”

“啊呀天啊!我当时谁啊!弄了半天是华山老岳啊!你跟谁一块儿来滴~”  ……

应该邀请著名语言学家列席,现场考察各地方言差异!

还有一个原因,大家估计也不太好去人家地盘上抢优秀生源!不像现在大家打打口水仗,该挖的照挖不误!那是侠客啊!“你敢来我地盘上抢人!我们红刀子进去,白刀子出来!”(这是喝醉酒的侠客说的~)所以生源一般应该是就地取材。这样的话,一个帮派附近的生源会在很大程度上影响整个派系的发展潜力。你招了个笨蛋教他一阳指,也就是大小武的样子。招个天分高的,教他套太祖长拳,也可能是萧峰样的。

武当位置在哪里呢?自己找去!

作者:仗剑天涯-事了拭身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