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板桥曾云:吾毕生之愿,欲筑一土墙院子,门内多栽竹树花草,清晨日尚未出,望东海一片红霞,薄暮斜阳满树,立院中高处,俱见烟水平桥。

国人把家称之为家庭,庭院是家不可或缺的一部分,院子不只是一个载体,更寄托着国人的情怀与心志,无论贫穷或富贵、鸿儒或白丁,每个国人心中注定有一个院子梦。

庭院深深深几许,院子情节始终承载着国人深植内心的文化烙印,百代更迭,国人心中的院子情节从未改变,对国人来说一方院落承载着千年华夏文明,一方庭院,一把藤椅,一束斜阳,一局对弈,宠辱不惊,去留无意,文人雅士的故事里少不了庭院,因为承载着他们深深的院落情怀,院是云栖地,亦是寓志所。

时常忆起儿时的生活,清晨池塘里荷叶上的水珠,午后槐树下散落的象棋,黄昏青砖瓦墙上的青苔,午夜木窗外的风声,春有风筝,夏有鱼,秋有青鸟,冬有雁,书信一来一往间,日子就这样过去了。一花一木一家一人,在这一方院子里,孩子嬉戏,大人闲聊,有风景,也有温情。

而这个和家紧密联系的庭院,每每落笔于古人的诗词画境里,其中又以宋词为最。宋词中的庭院词占有较大篇什。词人们把自己的心性、人生悲欢都精妙地编织进一曲曲词里供人传唱、赏味。

庭院深深深几许

杨柳堆烟

帘幕无重数

——欧阳修《蝶恋花》

无可奈何花落去,

似曾相识燕归来。

小园香径独徘徊。

——晏殊《浣溪沙》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

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

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

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

——李煜《相见欢·无言独上西楼》

深院静,小庭空,

断续寒砧断续风。

无奈夜长人不寐,

数声和月到帘栊。

——李煜《捣练子令·深院静》

春花秋月何时了,

往事知多少?

小楼昨夜又东风,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李煜《虞美人》

庭院静,空相忆。无说处,闲愁极。

怕流莺乳燕,得知消息。

尺素始今何处也,彩云依旧无踪迹。

谩教人、羞去上层楼,平芜碧。

——辛弃疾《满江红·暮春》

庭有枇杷树

吾妻死之年手植

今已亭亭如盖矣。

——归有光《项脊轩志》

脑中一下就浮现出一个男子站在庭中,归有光睹物思人,物是人非,无限悲凉。

我道,青山如旧你如故;

未料,青山依旧你已故。

可如今我们游走在车水马龙中,穿梭于钢筋水泥之间,生活枯燥且单调,令人渐渐迷失于城市之中。曾几何时,现代化的生活已经将我们根深蒂固的院落文化挤到了角落里。在城市化进程不断逼近的今天,拥有一座院子变成可遇而不可求。

身居城市越久,对它越是心心念念,一方庭院深幽处,半卷闲书一壶茶,晚风庭院落梅初,淡云来往月疏疏,席地而坐,闲谈至天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