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为什么对陌生人谦谦有礼,对待亲密的人随意呵斥甚至发火动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