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去世,我们到了一个失去的年纪!

这一日,沉寂多年的江湖,和往日里有了那么些许的不同。


有人信誓旦旦,说在东海的岸边,看到了灰衫独臂的神雕大侠,重剑无锋,插在身畔巨岩之上,海风呼啸,他怔怔远眺天边,不知想些什么;


有人则说,南院的萧大王不知生了什么闷气,将自己一个人关在了屋里,连喝干了十几坛的陈年佳酿,谁都不肯相见;


有人说,镇守襄阳的郭大侠和黄帮主白衣缟素,神色凝重,连平日里最爱胡闹的二小姐也乖乖巧巧地跟在他们的身后,眼睛红通通的,好似刚哭过一般;


有人说,在昔日魔教的黑木崖上,隐隐听到有琴箫合奏之音,更有剑气冲天,纵横如龙,好似正是一曲失传已久的《笑傲江湖》;


从江南到大漠,从塞北到极南,偌大江湖,仿佛一夜之间失去了颜色。


辽东苍凉的雪山之上,有一刀凝若华练,匆匆多年,再也没人知道,有没有斩落下去;


灼风炽烈的万里大漠,少女骑着白马走啊走啊,她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儿,可她知道自己想要的究竟是什么;


光明顶上早已破败不堪,谁还记得很多年前曾经有一个少年站在这儿,一个人打退了六大门派轮流涌上的无数高手?


少林寺的山脚下,草木轻轻,隐约有钟声从远处遥遥传来,可再也没有那妖魔小丑,群雄毕至,没有那燕云十八飞骑奔腾如虎,一声“谁说星宿派的武功,胜过了丐帮的降龙十八掌?”


……


以先生的高龄,和过去几年频频传出的假死消息,这次真的仙去了,并没有觉得多么的沉痛或者哀悼,更多的是一种荒谬和不真实的感觉,紧随之的便是怅然,好像心里什么地方猛地缺了一块似的,说不出的疲惫和郁郁。就这样吧。


只望先生一路走好。


后世弟子千万,必不负您一番浩荡江湖。


来源:知乎-北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