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山.jpg

你说爬山的乐趣是什么呢?我觉得,爬山的乐趣就是在你哼哧哼哧爬到山顶下山的时候看着别人哼哧哼哧的爬。当别人问你还有多远时,你满含同情的看着他,告诉他还要很久。有人说你应该说些“努努力马上就到了”之类的鼓励的话,我说你不觉得对不明真相的人们撒谎很残忍吗,尤其在人家最终会知道真相的时候?

华山牵动我的,不是它五岳的名分,而是它在金庸小说里出现的频繁。在这频繁的出现中,我仍清晰记得的是笑傲江湖的片段。令狐冲在思过崖上每天盼着小师妹过来送饭时的情景,以及小师妹移情之后的纠结与憔悴。我几乎爬遍了华山诸峰,都没有找到思过崖的痕迹,有的只是华山论剑的碑牌。有人也许不明白,令狐冲有了盈盈,为什么还会牵挂岳灵珊?可是如果确实爱过,你又怎能忍心看着自己心爱的人跟了别人还受罪呢?你又怎能忍心看着自己的唐晓芙最后变成了别人的孙柔佳呢?可是如果不能,又能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