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极之至,阳气始生,日南至,日短之至,日影长之至,故曰“冬至”。冬至是北半球全年中白天最短、黑夜最长的一天,过了冬至,白天就会一天天变长。

冬至1.jpg

《帝京景物略》。里面有这样一句话:“冬至日,画素梅一枝,为瓣八十有一。日染一瓣,瓣尽而九九出,则春深矣。曰:九九消寒图。”我理解的大意是:在冬至那天,画一枝有八十一片花瓣的梅花。每天染一片花瓣,等到八十一片花瓣全部被染红,外面就已经是春深似海。

我们是否可以在冬雪照窗之际,漫天的风雪呼啸在窗外,室内的宣纸上却渐渐地开出一朵朵梅花;待染完六朵梅花,柳树已抽了新芽;染完七朵梅花,河水已解冻,冰雪已融化……待到九九八十一瓣都染红时,回头望向窗外,杨花已飘絮,耕牛已犁地,春已深,播种翻田,世界已有了新鲜的生气。原来自己在室内精心点染,竟在无意间染出了一个春天!多美的情致啊!

冬至2.jpg

纯文字版的消寒图,或者真正的“写九”,则开始于清代。清末的徐珂在《清稗类钞》中写道:“宣宗御制词,有‘亭前垂柳,珍重待春风’二句,句各九言,言各九画,其后双钩之,装潢成幅,曰九九消寒图,题‘管城春色’四字於其端。


把这九个字工工整整写下来,只描边框,不涂内里,贴在墙上。于是宫里云鬓霓裳的女子们,每过一天,便饱蘸墨汁浓浓地涂它一笔,有时是一点,有时是一横,有时是一撇,有时是一捺,不知不觉间九九八十一划都涂满了,寒冬也消尽了。就这样在美丽的心情中,在勾勾画画间姑娘们又酝酿出了一个春天。


最后来惯例,上个饺子图,愿本篇文章给你不一样的冬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