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是年龄到了一定的岁数,就开始怀旧了,泪腺相较年轻时变得容易失禁。

今天无意间看到了关于大众软件的一篇文章,遂想起以前的事情,人生的不同阶段都有不同的记忆,就像第一次吃冰激凌,第一次去麦当劳,第一次喝咖啡,时间虽然流失,但是某个词汇还是能瞬间唤醒记忆。

对于初次接触电脑,那个年代还没有所谓的网吧,还是拨号上网,能去机房摆弄几下386和486的电脑就显的很奢侈了,网上信息还是相对匮乏的,拷贝个信息还要用一堆3.5寸软盘来,而大众软件、电脑报等报刊几乎是工具书般的存在,可以算是我IT知识的启蒙。

很难记起大众软软件具体教会了我什么,相对于电脑报的专业知识,大众软件的篇幅大多在游戏娱乐,原来电脑上可以玩这么多游戏啊,原来武林群侠传是这样通过的,原来月影传说不能用游侠修改,原来暗黑是这样加技能和点数的,在年少的蓝卡眼中,冰河、林晓等编辑简直就是神一样的存在!当然也不全部是游戏,但是大众软件让我迷上了PC,迷上了互联网,迷上了科技~

17年前那个让 6000 万主机宕机的病毒制造者「从良」了

通过CIH我知道了陈盈豪,知道了原来还有够破坏计算机系统硬件的恶性病毒,也知道了金山、瑞星、江民,Nod32等杀毒软件;

通过Ghost软件学会了更为简单的系统安装,在朋友崇拜的目光中10分钟完成系统安装,免去了一步一步安装系统,然后再一个一个安装驱动,而这种技能使用了长达十年之久,甚至刻成光盘进行数据的备份。

当时每个月最期待的就是1号和16号,跑到报亭,很专业的来一句“大软有木有?来一本”。

但随着网络的发达和更迭,纸质媒体渐渐没落,再也没了往日的荣光,也记不起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再期待发行时间,不再自期待大众软件,最终将大众软件逐渐遗忘在时间的长河里。

在新媒体时代,纸媒可能终将没落,纸媒时效性低的传播途径很难在吸引到人,碎片化的时代注定每个人无法静下心去连篇累牍的看几千字的文章,大众软件爱你也尝试了转型,在App、网站和新媒体领域都不算成功,相对来说游研社、触乐网这类新媒体获取的信息更快,B站视频攻略信息更全,但是我相信当年纸媒所提供内容的深度,绝对是现在任何一家网络媒体都提供不了的。

时代的巨轮总会甩下一些东西,最终感谢大软在我青春最美好的时刻一直陪伴着我。

写下这篇文章,敬大软,致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