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2018的第一个清晨,你好,打开这篇新年献词的诸位。此时新年的问候依然在朋友圈里继续着往年的泛滥,廉价的祝愿,批量的抒发。

窗外并没有想象中的盛大仪式,门内你我依然沉浸在过去一年的遗憾,觉得每年这个时候总想说点什么,是缅怀过去,还是迎接未来,总归有点仪式感,仅此而已。

2017对于诸位来说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因为我们在焦虑和惶恐中度过了过去的365天,无论你是感觉到温暖,亦或是寒冷,而我们也将在迷失、喧闹、孤独交错前度过2018。

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我们在个体和时代的夹缝中生存,每一件事都是无法拒绝,无法逃避,不因个人意志而改变,遂逐渐其中,随波逐流,只能做着徒劳无功的挣扎。

这一年我们惶恐

无法直视的城市房价,让我们惶恐不安,令人生畏的房价也开始不断驱赶人才、驱赶资源。也许你已离乡十载,早是天涯倦客,飘泊已久,已深感何谓羁鸟恋旧林,但不知故乡是否依旧,你虽低吟此心安处是吾乡,只不过是错把异乡当故乡的自嘲。城市化摧枯拉朽,每个人的故乡都在沦陷,面目全非的故乡已经不再属于你。我们不再高喊什么逃离城市,因为每个人的故乡也在无一例外的在时代的推动下改变。留不下的城市,回不去的故乡。

这一年我们焦虑

房价的攀涨并没有带来工资的上升,我们生活中充斥着前途迷茫和苦闷,所生存的城市,也许你付出了汗水和泪水,得到只是清水面包和仅可暂歇的一席之所,在喝饱鸡汤后你重燃斗志,之后却只能在现实中苟且挣扎。城市的繁华和你无关,生存的压力让我们显得更加孤独和艰辛。你见惯了成功人士的1个亿小目标,却还在发愁下个月的房租,我们的生活不只是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可是我们真的感觉不到有那么多诗和远方,看着被迫离开城市的小摊小贩,我们更多的是兔死狐悲的代入感。

这一年我们失落

我们总期待社会能给自己温柔以待,却发现想多了,这个社会除了爹妈,没人在乎你容易不容易,看着宫斗剧里的剧情,我们发现现实却是更精彩。后来我们放低了姿态,我们失落,是因为把自己太当回事了,我们放低了目标,才能感受到幸福。

时代太快,快到我们根本无法记录,就被淹没到历史。房价、租售同权、限购、利率上浮、房产税、共有产权房、雄安新区、灰犀牛……每个话题都曾霸屏你的社交网络,而时隔数月,若不细细回想,总会有种很多年前的感觉。

年已近尾声,时光仓促地让我们来不及说些什么,生存还是理想?雾霾依然没有散去、房价依然坚挺,工资依然寒酸,梦想依然存在,世相百态你在尘世里感同身受。

2018年会怎么样?

也许我们内心依然惶恐和焦虑,前途依然迷茫和苦闷,但是我们依然会坚持,坚守在这个时代,我们无法住在这个时代,但是他依然给我们提供着希望和可能。

我们深谙这献词所充斥的文字,很难给你一些慰藉,但是那个让你泪流满面的2017已经过去,我们唯有改变自己,让自己更加理性地去思考和生活。

我们希望每一个年初的期望,在年末都能得到回响。

我们希望拾起应有的朝气,找到生活和工作的意义。

我们希望每个人都能在这个城市体面的生活,融入这个我们为之付出的城市,得到应有的身份认同和价值观。

我们很有幸在见证这个时代的变迁,我们既是这个时代的见证者,也是这个时代的参与者,时代是变好还是变坏取决于每一个人。

过去的2017也许没有想象的那么好,也不至于如想象的那么坏。

不是所有的告别,都是以赞美结束,但一切的开始,都要以祝福开始,

愿你旧年的悲伤不再绵延,新年的希望就此点亮。

2017,与君共勉。

2018,愿诸君安好!